报名导航
最新文章
当前位置: 首页 > 代写医学论文 >

强直性脊柱炎的中西医诊疗进展

发布日期:2018-10-28 浏览次数[] 文章来源:网络整理

另外,目前有报道[16]抗肿瘤坏死因子-α单克隆抗体(TNF-αmAb)、反应停(thalidomide,又名沙利度胺)和帕米磷酸钠(pamidronate)为AS的治疗带来了新的希望。其中TNF-α阻断剂对改善AS的症状有显著作用,对TNF-α靶样抑制至少有2种生物制剂已试用于治疗AS:①可溶性TNF-α受体Etanercept,纵向研究发现治疗反应出现迅速,且持续时间长,耐受性好;②抗TNF-α单克隆抗体Infliximab对活动型AS患者非常有效,也能增加对结核的易感性,并增加激活结核病灶的危险,从而引起播散性的结核病。反应停每日服用200 mg,基因芯片研究证实其主要调节致炎因子[如TNF-α、白介素-1β(IL-1β)、白介素-6(IL-6)等]基因的表达而发挥作用,说明其对难治性AS是一个极具潜在治疗价值的药物,在治疗有高度致残风险的AS患者方面,尤其是受经济条件限制的患者,其有一定的地位。由于其对胎儿发育的影响,本药禁用于妊娠及有可能受孕的妇女;部分病例可发生外周神经病变[17,18]。帕米磷酸钠是一种二磷酸盐类药物,有抑制骨再吸收作用,但只对部分AS患者有效。上述药物均因价格昂贵导致其在国内的使用受到一定限制,而且国内多数风湿病工作者对这些新疗法的远期疗效与安全性还缺乏了解,故远期临床的推广使用尚需时日。

【关键词】  脊柱炎, 强直性;中西医结合疗法;纤维蛋白原;肿瘤坏死因子-α;综述文献

  AS属中医学骨痹、肾痹的范畴。《内经》云“骨痹,举节不用而痛”。多由于先天不足、后天失养,导致肾虚督空,筋脉失养,外邪乘虚而入,直中伏脊之脉,气血凝滞,筋骨不利,废萎不用。肾虚督空为AS发生的内在基础,感受外邪,内外合邪,是AS形成的外在条件。病程中邪正抗争,反复发作可导致内生之寒、热、湿邪及痰浊、瘀血等新的病理因素形成,因而表现虚、邪、痰、瘀、寒、热相互搏结,本虚标实,寒热错杂的复杂病机。陆肇中[5]认为,肾虚复感风寒湿邪,渐见虚、邪、痰、瘀、寒、热相互搏结而致AS。苗后清等[6]认为,AS初起主要为邪毒侵袭,内因多为素体阳盛,感邪后邪从热化,病程日久,熬灼津血成痰成瘀,郁遏肾督,故热毒、痰、瘀为其基本病理因素。隋孝忠等[7]则认为,本病由肾阳不足,风寒湿邪痹阻,伤及督脉,久而耗伤气血,邪气化热,致肾气虚,精血亏,关节筋脉失于濡养而成,尤以肾阳不足,督脉空虚为主要病机。齐岩等[8]从年龄、性别、发病部位与肾的关系等方面分析认为,肾精不足,气血两虚,筋脉失养,复为外邪内袭,或外伤、劳倦过度,导致督脉空虚或瘀滞,为AS的基本病机,并指出AS病理特点以正虚为主,其病邪主要为各种原因造成的瘀血、败痰、湿浊阻于经脉,即使有风寒湿之证候,代写职称论文,亦多为血虚生风、阳虚生寒、脾虚生湿形成,与一般风湿痹证不尽相同。

  中医药治疗AS取得较好疗效,辨病与辨证相结合,分型与分期共参,是中药治疗AS的独特之处。陈纪藩根据众多患者的临床表现及AS的疾病特点,结合经络及脏腑辨证,将早、中期的急性活动期归为湿热毒瘀型,方用四妙丸加减;中期慢性活动期归为寒热错杂型,方用桂枝芍药知母汤加减;中、晚期归为肝肾气血亏虚型,方用独活寄生汤加减[19]。陈林囡等[20]分气虚血亏、阳虚寒凝、瘀血阻滞3型,用雷公藤合独活寄生汤治疗,处方:雷公藤12~25 g,独活10 g,淮牛膝10 g,川芎10 g,桂枝10 g,淫羊藿10 g,防己10 g,桑寄生12 g,杜仲12 g,熟地黄15 g,鸡血藤15 g,薏苡仁20 g,各型均获效,尤以阳虚寒凝型为佳,有效率达100%。李洪波[21]辨证治疗AS患者31例,基本方:生白术、防己、茯苓、泽泻、薏苡仁、升麻、肉桂、甘草。关节活动受限加伸筋草、威灵仙;热盛去肉桂加生石膏、黄柏。日1剂,水煎服。28日为1疗程,疗程间隔1周,服用2个疗程。结果:显效18例,有效10例,无效3例,总有效率90.33%。焦树德教授把本病定为痹证中的督虚寒盛证,治以补肾祛寒、强督助阳为主,辅以化湿疏风、养肝柔筋、化瘀通络,并时时注意调护脾胃,以固后天之本,应用补肾强督治?汤(药物组成:补肾脂12 g,骨碎补20 g,川续断20 g,淫羊藿15 g,狗脊20 g,鹿角霜10 g,羌活、独活各20 g,炙麻黄6 g,川牛膝15 g。)作为基本方随症加减治疗3个月即获明显效果[22]。潘中恒等[23]按活动期、稳定期论治,活动期多为寒郁化热之湿热瘀毒互结的寒热错杂证。治宜凉血解毒,清利湿热,方用加减木防己汤化裁;稳定期则为肾虚寒凝、痰湿聚集之虚实夹杂证,方用独活寄生汤为主,随证加减,并配以手法治疗,总有效率为97.36%。

  1.1  西医学认识 

  目前现代医学尚无治疗AS的特效药物,临床常用的AS治疗药物有[9]:一线药:非甾体类消炎药;二线药:慢作用药,如柳氮磺胺吡啶(SASP)、甲氨喋呤(MTX)、硫唑嘌呤(AZA)、雷公藤多甙(TI);三线药:糖皮质激素。上述药物对缓解症状均有一定疗效,但非甾体类消炎药使胃肠道出血的概率增加,与剂量相关,且不改变自然病程[10]。二线药物MTX在我国被广泛用于AS的治疗,其根据主要是参考MTX对类风湿性关节炎(RA)的治疗经验,尽管目前国内尚无随机对照研究资料,仅有1篇多中心前瞻性观察研究[11]。MTX治疗AS的系统性回顾,研究显示,目前还缺乏证据支持将MTX用于AS的治疗, MTX对慢性、活动性的重症AS治疗无效,它和硫唑嘌呤均为仅对部分AS有效。但SASP对活动期AS具有肯定疗效[12]。戴冽等[13]报道SASP是惟一经全面系统研究证实有效的药物,目前治疗AS应用最为广泛,但SASP作用机制尚不清楚,可能与抑制肠道细菌、调节免疫功能有关,其活性成分主要是磺胺吡啶。Schmidt[14]等对70例AS患者进行为期26周的安慰剂对照,多中心、双盲研究,有38%的病例因不良反应退出试验。SASP副作用较少,主要有胃肠道症状、皮疹和中毒性肝损害,近年来有人提出[15]该药还可影响男性生育能力,但停药后可恢复正常。

  西医学认为AS病因未明,主要学说有遗传学说、感染学说、内分泌失调和代谢障碍学说、自身免疫学说及神经学说。AS很可能是由于基因和环境因素的综合作用而导致。AS为多因素遗传,并与生殖泌尿系及肠道感染密切相关,特别是与肺炎克雷白杆菌(KP)感染有关。Allen R等[2]研究发现人类白细胞抗原-B27(HLA-B27)同AS呈高度相关。近年来,有的学者致力于HLA-B27亚型的研究。孔繁华等[3]利用特异性引物和序列特异性寡核苷酸(SSO)探针,采用聚合酶链反应(PCR)技术,建立了一种PCR-SSO方法,分析说明AS的发生还受环境、机体的免疫等因素的影响。沈阳军区总医院观察发现,新确诊的AS血小板和纤维蛋白原升高与AS病情呈正相关,提示AS是一种与微循环障碍密切相关的疾病。Hoehler Thomas等[4]通过对AS患者与健康人群中的肿瘤坏死因子-α(TNF-α)等位基因因子的测定及统计学处理,提示TNF-α与AS有相关性。

  1  对于AS的认识

强直性脊柱炎(ankylosing spondylitis,AS)是一种病因未明,以侵犯脊柱及骶髂关节为主,并可累及周围关节的慢性、进行性、自身免疫性疾病。AS的基本病变是附着端炎、滑膜炎。疾病过程中AS的成纤维细胞分泌骨基质,导致韧带骨化[1],后期可引起脊柱、髋等受累关节强直,造成驼背畸形,活动受限。其病情顽固,致残率高,严重影响患者的生活、劳动,给患者带来极大痛苦及经济负担。因此,AS是国内外医学工作者研究的热点问题。现就AS的中西医诊疗现况综述如下。

  2.1  西医治疗 


  1.2  中医学认识 

  2  AS的治疗


上一篇:天麻钩藤饮加味治疗脑血管疾病126例 下一篇:保和丸加减治疗高脂血症39例临床观察

相关推荐

收缩
  • 身边的论文专家